夏一新身心精神科診所公告
門診時間: 週一夜午診: 14:30~20:30; 週二至週五: 09:00~12:30; 14:30~18:00; 週六:09:0012:30. 周日及例假日休診 本院特聘駐診醫師: 長庚精神科榮譽教授 李世模醫師 門診: 每週二週三及周四上午09:00~12:30; 心理諮商: 另行特約 別於醫學中心的專業服務 主任教授級醫師親自診療 免去大醫院大排長龍之苦 自聘藥師 領藥便捷 有健保 免煩惱

連續兩日,因操辦小學同學會事宜,過於勞累。又遇先父兒時玩伴,三代世交95高齡的周則頤老師,談及先父生前種種,心中孺慕思親之情,不禁油然而升,夜裡難以成眠,遂起床為文。父親自幼管教甚嚴,而我天生反骨,經常招受責罰,嚴厲程度,早在幼小心靈,深落烙印。若非其嚴管勤教,也無今日之我。十年前先父過世,周老師於出殯公祭當日,是所有同鄉中,哭最傷心的一位。他在瞻仰遺容時,對著先父默念許久。此次,小學同學會,探望周老師時,他告訴我他所說內容。先父並非軍人,而為四十年的國文老師,當日公祭,父親棺木覆KMT黨旗,頒覆旗狀,奏國旗歌,由四位軍醫備役中將,執覆旗禮。公祭典禮,星光閃耀,備極哀榮,雖我盡全力操辦,惟父親無緣親睹。相信父親知我已使盡全力,應差堪告慰。周老師親與公祭,對先父言;夏一新乃福建霞浦第一人。我內心有愧,擔當不起。父親逝後,我在軍方,發展受困。民國971121日凌晨2:30,父親託夢給我: 人各有命,事成在天。一年半後,我遂於軍中退伍。自行創業,懸壺濟世。父親 43歲才生我,離他 85歲辭世,父子倆僅短短相處42年,他對我深刻的期待,自我懂事起,我莫不遵照他的要求,凡事全力以赴。然而身為醫生,竟對自己父親之照顧,力有未殆,無法讓父親延年益壽,多享天倫。不孝孩兒,思之慚愧,眼淚潸襟……..

全家.jpg

禮堂.jpg

覆旗.jpg

國醫.jpg

委員.jpg

文章標籤

夏一新身心精神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近日花時間將長篇歷史劇,「西夏王朝」看完。對於黨項一族,於北宋時期,開國皇帝,拓跋元昊,贏得了宋夏戰爭,遼夏戰爭,兩大勝利,因而形成中原三國鼎立之勢。展開了西夏國 189 年的國祚。酷愛歷史的我成了追劇一族。老婆一般都會一同觀賞,然而此大型歷史劇,多年前買來,擺著未看。心血來潮,拿出來看,因人物眾多,角色名字又很奇怪難記,老婆看了前面就興趣缺缺不跟著看。我反而看得津津有味。

當時屯守西北邊塞的北宋名將,有范仲淹,和韓琦。范仲淹對西夏國主張「屯田久守」,而韓琦力主張「全力對決」,一舉殲黨項一族。陝甘邊境有民謠:「軍中有一韓,西賊聞之心膽寒。軍中有一范,西賊聞之驚破膽」。惜宋軍聽從宋仁宗意見,全力攻打,不料遭到西夏伏擊,連敗於三江口,和六盤山兩役,死傷慘重。兩人因而受罰被貶。

對韓范二人,古文觀止中,最負盛名者,莫不首推范仲淹的「岳陽樓記」。此篇有流傳千古之名句,「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」。另外「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」。「居廟堂之高,則憂其民;處江湖之遠,則憂其君」。也是琅琅上口之佳句。連胡適之,為學運學生所說之:「寧鳴而死,不默而生」。也是出自儒將范仲淹答友人梅臣堯「靈鳥賦」的名句。

至於韓琦,有關於他被收錄於古文觀止,乃北宋三蘇中的蘇轍,其於十九歲時所寫的「上樞密韓太尉書」。韓琦時任北宋樞密院的首長,執掌全國軍政兵防,相當於漢朝之太尉。蘇轍寫了這封文情並茂的信件,表達敬仰,並請求見受教。

年輕人,人生閱歷尚不豐厚,自然會對前輩生出敬仰之心,蘇轍寫出這樣尚不稱阿諛奉承韓琦之文章,當然能理解。然而,國內最近有研究最高殿堂主事者,不知迴避倫理,堂而皇之,對已解盲之研究結果,上下指點,放任股市大戶強取豪奪,對向做空,令人搖頭。至於未來領袖,對此未置可否;現在的看守期執政黨也無積極建樹,持反對立場的立院黨團噤不作聲,完全不知應鳴鼓而攻之。台灣如無韓范之忠臣,為天下蒼生效命,朝堂上多是阿諛奉承的官員,利益薰心,則國家未來之前途和國力著實令人憂心。

西夏.jpg

夏一新身心精神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老婆出國探望女兒,兒子在高雄未返家。我一人在家整理東西,翻著舊CD,發現兩張前國防部副部長,陳必照教授送給我他的大兒子Levi Chen 自行創作錄音發行的限量CD,一張名「禪」,一張名「道」。

陳必照教授,台灣人,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哲學博士。曾任美國韋恩大學教授,爲蘇聯與中國問題專家。長期擔任擔任國安會咨詢委員,和台灣政府一起度過1996年臺灣海峽飛彈危機。2000年5月起任國防部副部長。陳必照作風平易近人,無官僚習氣,平日上班搭計程車,沒有培養專業幕僚協助處理公務,亦不擅經營自己人脈,便可看出其學者風格。然而,陳教授因於六十一歲起,罹患皮肌炎,併發肺部纖維化,自2001年起,卸下國防部副部長一職,進入我之前服務的醫學中心治療。我與他有緣結識,他之於我,亦師亦友。

2005年三月,他病危,在加護病房,我去看會診。因插管,他無法說話,但意識仍很清楚,我和平常一般用英文與他對話。我最後離開前,對他說:「You have contributed this country a lot !」語畢,從他的眼角流下淚水,之後他拿起手寫板,寫下,「My tears are for joys not for sadness。」

2005年三月二十五日陳教授病逝於醫院。之後我抽空,前往其在醫院的靈堂悼唁陳教授。祭簿上,在我之前簽名的人,只有兩位,第一位是當時的副總統呂秀蓮,第二位是院長閻中原將軍。而我是第三人。人情冷暖,可見一斑。

今日手撫其引以為傲大兒子的CD,斯人已逝,幽思常存,Prof. Pi-Chao Chen。

15420870_1405118092856463_3605873037467600626_n.jpg

夏一新身心精神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老婆出國探望女兒,兒子在高雄未返家。我一人在家整理東西,翻著舊CD,發現兩張前國防部副部長,陳必照教授送給我他的大兒子Levi Chen 自行創作錄音發行的限量CD,一張名「禪」,一張名「道」。

陳必照教授,台灣人,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哲學博士。曾任美國韋恩大學教授,爲蘇聯與中國問題專家。長期擔任擔任國安會咨詢委員,和台灣政府一起度過1996年臺灣海峽飛彈危機。2000年5月起任國防部副部長。陳必照作風平易近人,無官僚習氣,平日上班搭計程車,沒有培養專業幕僚協助處理公務,亦不擅經營自己人脈,便可看出其學者風格。然而,陳教授因於六十一歲起,罹患皮肌炎,併發肺部纖維化,自2001年起,卸下國防部副部長一職,進入我之前服務的醫學中心治療。我與他有緣結識,他之於我,亦師亦友。

2005年三月,他病危,在加護病房,我去看會診。因插管,他無法說話,但意識仍很清楚,我和平常一般用英文與他對話。我最後離開前,對他說:「You have contributed to this country a lot !」語畢,從他的眼角流下淚水,之後他拿起手寫板,寫下,「My tears are for joys not for sadness。」

2005年三月二十五日陳教授病逝於醫院。之後我抽空,前往其在醫院的靈堂悼唁陳教授。祭簿上,在我之前簽名的人,只有兩位,第一位是當時的副總統呂秀蓮,第二位是院長閻中原將軍。而我是第三人。人情冷暖,可見一斑。

今日手撫其引以為傲大兒子的CD,斯人已逝,幽思常存,Prof. Pi-Chao Chen。

15420870_1405118092856463_3605873037467600626_n.jpg

文章標籤

夏一新身心精神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約莫是兩個多月前,一個老病人返診。她的病情很單純,用藥也簡單,狀況很穩定,因此是三個月領一次長期慢籤。她大約在診所看了五年多吧,回診十分規律,是她的好友介紹來診的。她看診時,我一邊問她最近的狀況,一邊看著電腦裡她的病史。她告訴我說,計畫十一月份到歐洲旅遊。我一邊聽她說著她的旅遊計畫,一邊用滑鼠,滑動著她的病歷。突然間,我停格在家族病史上,發現其母於六十五歲病逝於肺腺癌,她的阿姨現也罹患肺腺癌。於是,在她正想離開診間前,我叫住她,告知雖然她沒,但是健保有免費讓家族病史,高危險肺腺癌的患者,接受低輻射肺癌篩檢胸部電腦斷層。但是我看她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,乾脆把她叫回來,說這項檢查健保還須排隊,自費檢查新台幣6000元,乾脆一點,我幫你打電話給醫學中心安排。然後我立即上網,查出健檢中心的預約電話,直接從我的診間就幫她預約好檢查的時間,而且還叮囑她預約時間到,一定要去報到喔。

之後,我因門診忙碌,也忘了這事。有一天,這名患者拿著健檢中心「低輻射肺癌篩檢胸部電腦斷層」的報告回診。我打開一看,左上肺葉有一顆1.2公分的病灶。右上肺,右中肺,右下肺也有些較小的病灶。她說已經安排好胸腔外科的手術。只等檢查及手術結果。

約莫又隔了一個月,患者返診笑著說,「夏醫師,您真是我的貴人。左邊大顆腫瘤及周邊淋巴,均已摘除乾淨。昨天已拆線,是第一期肺腺癌。」我笑答,那你現在可以遊了安心安排旅。

UPMCEast_CTscan.jpg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夏一新身心精神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16/12/4 與老婆,岳父,岳母,及小舅子,一起至中壢圓光寺。祭老婆的大姊~黄秀春老師,過世二週年。特別取景如照,透露我的心情,大悲無言。15356485_1385285051506434_1209450040646696511_n.jpg

2016/12/4 周日祭完黃秀春老師後,回到岳家,岳父提及中壢圓光寺創寺 (民國八年) 的第一任住持,是客家籍的妙果老和尚。他曾經拿袈裟來岳父爸爸開的染坊,把袈裟染為黑色,說是比較不容易髒。當年因為物資缺乏,人人生活困苦,染一件衣服,要價不過新台幣兩角到五角,妙果師父仍覺太貴。後來如何成交,岳父並未說明。比較現在的圓光禪寺,金碧輝煌。真是不可同日而語。

15391132_1387289884639284_114041763095048615_n.jpg

約莫20幾年前,先父仍在世時,曾與老婆陪同,至圓光寺遊覽。印象中,寺中十分幽靜,草木扶疏,令人心感祥和平靜。之後父親過世,整理其書冊,有其民國五十一年三月一日,綠光堂油印社印刷,新世紀書局出版,每本五角錢的「蓬齋吟稿詩集」。詩集中,收錄了一首七言絕句,「民國四十六年清明偕方克東兄遊中壢圓通寺」。我在網路上用關鍵字遍尋「中壢圓通寺」,皆只查到中壢圓光寺,猜想應是同一地點。先父之七絕,與友分享。

禪鐘佛鼓一聲聲,

若為人間却不平。

自笑今年殊落拓,

圓通寺裡過清明。

夏一新身心精神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黄秀春老師,乃我夫人的大姊,年纪長我夫人12歲。北一女,政大畢業。創立桃園縣知名的兒童美語補習班,之後因教育子女問題,全家移民温哥華。這也是我當年選擇溫哥華,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就讀博士學位的主因。希望太太和黄大姊在異國的生活,能夠相互照應。未料,大姊在辛苦拉拔三個子女皆已長成後,卻罹患了乳癌第三期b, 摘選32颗淋巴结,全為陽性,屬淋巴轉移。先後接受乳房全切除,化療,放療,及連續五年的荷爾蒙治療方以得痊癒。無奈,人生無常,十餘年後,不堪姊夫情感不忠,心情鬱卒,再罹原發性肺腺癌第三期。照理此病,以今日醫療之發達,雖未屬痊癒之疾,但仍可醫治。惟黃大姊其身体之病可医,心理之病難除。與病魔惡鬥三年,仍撒手人寰,得年六十,徒留空憾。我在加國求學四年半,黄大姐照顧我一家甚多,她是一位有情有義的女中豪傑,也是我生命中的貴人。她的離世,令我十分傷悲,猶如親姐。我八十高齡的岳母,自從她最疼愛的長女過世後,白髮送黑髮,無一日不思念黄秀春老師。所謂醫病要醫心,再好的醫藥,還不如子女丈夫温暖的支持和疼愛。奉勸為人夫,人婦,為人子女者,珍惜所愛,愛所珍惜,把握當下,莫空留遺恨。作「黄秀春老師因病早逝二週年記」。

除却人間是與非,萬般空幻驾鶴歸。無限悲念淚早盡,獨留老母碎心扉。15042257_1359592670742339_1302557813506442103_o.jpg

夏一新身心精神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1980年的中秋節,我當時念建中高二。國文老師傅初榮女士,出了一個作文題目,中秋天上月兒圓,人間千里共嬋娟。」當時還是用小楷書法書寫作文。因中秋節是週二,我家住中壢,選擇週六日返家,周二假日則留在台北租屋處。週一大清早,五點半,老媽騎機車載我,趕六點零二分的平快車。沒想到半路車拋錨,老媽也不顧面子,半路攔下一台機車,請騎士載我到離火車站近的地方,放我下來趕火車。後來終於趕到火車站。買了車票,突然看見也是住中壢的老婆,穿著一身中山女高雪白制服,站在我的面前,像似仙女一般。她也是要搭同一班普通車赴台北。而我建中的書包裡,正放著我寫好以她為女主角的短篇小說 (本人曾被建中高三國文孫沐德導師,誇為紅樓才子)。一路車上,我的小鹿亂撞,問她是否要看我的作品,她十分矜持地婉拒。最後火車已經快到板橋,因我要在萬華下車,遂鼓足了洪荒之力,邀請她當週週末下午,在中華路國軍英雄館,參加建中班聯會主辦的電影欣賞會。我在當下時空,等待她的回覆,雖然只有幾秒鐘,卻像是經過了千百萬光年般,因我不知是否會被再次拒絕。沒想到我老婆神回答:「幾點鐘?」我聽了,欣喜若狂。下了車,走路經過植物園,歷史博物館,進了教室,坐下來後,心臟還在蹦蹦跳。

 上次寫了我第二次約會悲慘的遭遇,這次寫我第一次神奇又奧妙的約會,真是有緣天註定。想起過去種種,如在目前。今逢中秋前夕,就把當時的作文題目,補齊做成七絕,名「一九八零年中秋緣定」以誌。

中秋天上月兒圓,

人間千里共嬋娟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相思無盡到白髮,

此情來世再續緣。

夏一新身心精神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1980年的中秋節,我當時念建中高二。國文老師傅初榮女士,出了一個作文題目,中秋天上月兒圓,人間千里共嬋娟。」當時還是用小楷書法書寫作文。因中秋節是週二,我家住中壢,選擇週六日返家,周二假日則留在台北租屋處。週一大清早,五點半,老媽騎機車載我,趕六點零二分的平快車。沒想到半路車拋錨,老媽也不顧面子,半路攔下一台機車,請騎士載我到離火車站近的地方,放我下來趕火車。後來終於趕到火車站。買了車票,突然看見也是住中壢的老婆,穿著一身中山女高雪白制服,站在我的面前,像似仙女一般。她也是要搭同一班普通車赴台北。而我建中的書包裡,正放著我寫好以她為女主角的短篇小說 (本人曾被建中高三國文孫沐德導師,誇為紅樓才子)。一路車上,我的小鹿亂撞,問她是否要看我的作品,她十分矜持地婉拒。最後火車已經快到板橋,因我要在萬華下車,遂鼓足了洪荒之力,邀請她當週週末下午,在中華路國軍英雄館,參加建中班聯會主辦的電影欣賞會。我在當下時空,等待她的回覆,雖然只有幾秒鐘,卻像是經過了千百萬光年般,因我不知是否會被再次拒絕。沒想到我老婆神回答:「幾點鐘?」我聽了,欣喜若狂。下了車,走路經過植物園,歷史博物館,進了教室,坐下來後,心臟還在蹦蹦跳。

 上次寫了我第二次約會悲慘的遭遇,這次寫我第一次神奇又奧妙的約會,真是有緣天註定。想起過去種種,如在目前。今逢中秋前夕,就把當時的作文題目,補齊做成七絕,名「一九八零年中秋緣定」以誌。

中秋天上月兒圓,

人間千里共嬋娟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相思無盡到白髮,

此情來世再續緣。

夏一新身心精神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我的學弟,百大良醫,復健科醫師謝明福,在他的臉書寫道:「台灣醫療的問題,就是太過方便及便宜,讓有些民眾不懂珍惜醫療資源及尊重醫療人員! 改變就從我做起。謝醫師決定減少門診,重新回到校園進修。從事精神科的我,比他早離開醫學中心一年,深深覺得台灣的健保不光只是民眾的問題,還有衛福部健保署的問題,對醫學中心,區域醫院,地區醫院,和基層診所,無法真正落實轉診制度。導致血汗醫療,五大皆空。再加上對醫療院所,申請醫療費用時的審查作業,剔退,核刪,回推,放大。讓連鎖診所,財團勢力,因而趁勢崛起。導致個人作業的診所經營困難,劣幣驅逐良幣,黃鐘毀棄,瓦釜雷鳴。讒人高張,賢士無名。所謂的世界奇蹟,說給外國人聽,真的會笑掉別人的大牙,自己的政府還得意洋洋在WHO,宣傳八仙樂園大量燒燙傷病患,台灣醫療同仁是如何辛苦付出,來救治這些受傷的患者。

夏一新身心精神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