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日花時間將長篇歷史劇,「西夏王朝」看完。對於黨項一族,於北宋時期,開國皇帝,拓跋元昊,贏得了宋夏戰爭,遼夏戰爭,兩大勝利,因而形成中原三國鼎立之勢。展開了西夏國 189 年的國祚。酷愛歷史的我成了追劇一族。老婆一般都會一同觀賞,然而此大型歷史劇,多年前買來,擺著未看。心血來潮,拿出來看,因人物眾多,角色名字又很奇怪難記,老婆看了前面就興趣缺缺不跟著看。我反而看得津津有味。

當時屯守西北邊塞的北宋名將,有范仲淹,和韓琦。范仲淹對西夏國主張「屯田久守」,而韓琦力主張「全力對決」,一舉殲黨項一族。陝甘邊境有民謠:「軍中有一韓,西賊聞之心膽寒。軍中有一范,西賊聞之驚破膽」。惜宋軍聽從宋仁宗意見,全力攻打,不料遭到西夏伏擊,連敗於三江口,和六盤山兩役,死傷慘重。兩人因而受罰被貶。

對韓范二人,古文觀止中,最負盛名者,莫不首推范仲淹的「岳陽樓記」。此篇有流傳千古之名句,「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」。另外「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」。「居廟堂之高,則憂其民;處江湖之遠,則憂其君」。也是琅琅上口之佳句。連胡適之,為學運學生所說之:「寧鳴而死,不默而生」。也是出自儒將范仲淹答友人梅臣堯「靈鳥賦」的名句。

至於韓琦,有關於他被收錄於古文觀止,乃北宋三蘇中的蘇轍,其於十九歲時所寫的「上樞密韓太尉書」。韓琦時任北宋樞密院的首長,執掌全國軍政兵防,相當於漢朝之太尉。蘇轍寫了這封文情並茂的信件,表達敬仰,並請求見受教。

年輕人,人生閱歷尚不豐厚,自然會對前輩生出敬仰之心,蘇轍寫出這樣尚不稱阿諛奉承韓琦之文章,當然能理解。然而,國內最近有研究最高殿堂主事者,不知迴避倫理,堂而皇之,對已解盲之研究結果,上下指點,放任股市大戶強取豪奪,對向做空,令人搖頭。至於未來領袖,對此未置可否;現在的看守期執政黨也無積極建樹,持反對立場的立院黨團噤不作聲,完全不知應鳴鼓而攻之。台灣如無韓范之忠臣,為天下蒼生效命,朝堂上多是阿諛奉承的官員,利益薰心,則國家未來之前途和國力著實令人憂心。

西夏.jpg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夏一新身心精神科 的頭像
夏一新身心精神科

夏一新身心精神科診所

夏一新身心精神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