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位和我兒子同年的三類组高材生,罹有強迫症,遇到離婚的變態老爸。今年是他第三度考大學。大學學测65级分放棄,再参加指考,今年终於考上南部國立大學。但他爸還是不滿意,一定要他上医牙药,逼他再考第四次。

拜託,現在都什麼年代了。一樣相同年紀,我兒子明年就要大學畢業了。最後,我請他離婚又再婚的媽媽出面,强力介入,患者方能遠離原生有病的老爸,搬去和媽媽同住,並準備去南部就學。患者蒼白瘦弱的臉龐,現在紅潤也有了笑容。

文章標籤

夏一新身心精神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