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秀春老師,乃我夫人的大姊,年纪長我夫人12歲。北一女,政大畢業。創立桃園縣知名的兒童美語補習班,之後因教育子女問題,全家移民温哥華。這也是我當年選擇溫哥華,英屬哥倫比亞大學就讀博士學位的主因。希望太太和黄大姊在異國的生活,能夠相互照應。未料,大姊在辛苦拉拔三個子女皆已長成後,卻罹患了乳癌第三期b, 摘選32颗淋巴结,全為陽性,屬淋巴轉移。先後接受乳房全切除,化療,放療,及連續五年的荷爾蒙治療方以得痊癒。無奈,人生無常,十餘年後,不堪姊夫情感不忠,心情鬱卒,再罹原發性肺腺癌第三期。照理此病,以今日醫療之發達,雖未屬痊癒之疾,但仍可醫治。惟黃大姊其身体之病可医,心理之病難除。與病魔惡鬥三年,仍撒手人寰,得年六十,徒留空憾。我在加國求學四年半,黄大姐照顧我一家甚多,她是一位有情有義的女中豪傑,也是我生命中的貴人。她的離世,令我十分傷悲,猶如親姐。我八十高齡的岳母,自從她最疼愛的長女過世後,白髮送黑髮,無一日不思念黄秀春老師。所謂醫病要醫心,再好的醫藥,還不如子女丈夫温暖的支持和疼愛。奉勸為人夫,人婦,為人子女者,珍惜所愛,愛所珍惜,把握當下,莫空留遺恨。作「黄秀春老師因病早逝二週年記」。

除却人間是與非,萬般空幻驾鶴歸。無限悲念淚早盡,獨留老母碎心扉。15042257_1359592670742339_1302557813506442103_o.jpg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夏一新身心精神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