廣告贊助

連續兩日,因操辦小學同學會事宜,過於勞累。又遇先父兒時玩伴,三代世交95高齡的周則頤老師,談及先父生前種種,心中孺慕思親之情,不禁油然而升,夜裡難以成眠,遂起床為文。父親自幼管教甚嚴,而我天生反骨,經常招受責罰,嚴厲程度,早在幼小心靈,深落烙印。若非其嚴管勤教,也無今日之我。十年前先父過世,周老師於出殯公祭當日,是所有同鄉中,哭最傷心的一位。他在瞻仰遺容時,對著先父默念許久。此次,小學同學會,探望周老師時,他告訴我他所說內容。先父並非軍人,而為四十年的國文老師,當日公祭,父親棺木覆KMT黨旗,頒覆旗狀,奏國旗歌,由四位軍醫備役中將,執覆旗禮。公祭典禮,星光閃耀,備極哀榮,雖我盡全力操辦,惟父親無緣親睹。相信父親知我已使盡全力,應差堪告慰。周老師親與公祭,對先父言;夏一新乃福建霞浦第一人。我內心有愧,擔當不起。父親逝後,我在軍方,發展受困。民國971121日凌晨2:30,父親託夢給我: 人各有命,事成在天。一年半後,我遂於軍中退伍。自行創業,懸壺濟世。父親 43歲才生我,離他 85歲辭世,父子倆僅短短相處42年,他對我深刻的期待,自我懂事起,我莫不遵照他的要求,凡事全力以赴。然而身為醫生,竟對自己父親之照顧,力有未殆,無法讓父親延年益壽,多享天倫。不孝孩兒,思之慚愧,眼淚潸襟……..

全家.jpg

禮堂.jpg

覆旗.jpg

國醫.jpg

委員.jpg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夏一新身心精神科 的頭像
夏一新身心精神科

夏一新身心精神科診所

夏一新身心精神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