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晚隨手抓了一本,前中華職棒董事長,趙守博先生的著作:「歐洲日記」閱讀。趙守博先生是在我夫人娘家,一婚禮任證婚人時,因小兒很迷中職,特別與之留影。之後趙先生寄贈他的著作到家,其中有一本正是歐洲日記。剛寄來時,只是隨手翻閱,並未精讀,昨晚細讀,該書描述趙先生在三十年間,歐洲訪問13次的詳細記錄。內容之細,令也曾遊歷歐洲的我,嘖嘖稱奇。
其中趙守博先生於擔任行政院秘書長期間,2003年,訪問前波蘭總理華勒沙。華勒沙於1980年領導成立波蘭團結工聯,1983年獲諾貝爾世界和平獎,1989年辦理自由的國會選舉,1990年以壓倒性的高票當選波蘭總統,任期五年。但接下來的兩次選舉,皆因執政時,沒把經濟搞好,都敗給共產黨的對手。甚至在2000年時,得票率只有全國的百分之一。真是時也,命也,運也。
特別的是,2003年8月,趙先生訪問波蘭時的台灣駐波代表,劉祥璞先生與趙先生夫婦,華勒沙的合影。喚起我1988年6月在榮總實習的回憶。我當時是醫學系七年級,在台北榮民總醫院一般外科(GS)實習,負責一般外科雷永耀主任(現已從台中榮總院長職務退休) 的公保,勞保,及自費患者。其中恰好照顧到時任外交部歐洲司劉祥璞先生的夫人,她因胸部硬塊而入院檢查,我在她一入院時,前去問診。當時劉夫人很緊張,並擔心是否腫瘤為惡性,我花了一些時間跟她說明手術的流程,請她別擔心。期間還湊巧發現她父親與先父竟是同鄉。世界還真小。
手術當日,先做切片,送病理檢查。如果結果出來,是惡性就要上全身麻醉,作進一步手術。手術人員全部都在等待,看的出來,劉夫人很緊張。之後,她看到所有工作人員開始大動作準備進一步手術時,眼淚從她的眼眶,像泉水般奪眶而出。我在她身邊,為她打氣,告訴她不用害怕。
之後的手術很順利,那是當然的啊,雷主任的刀是有名的。我則每天到病房去換藥,換藥時也會幫劉夫人打氣,加油,增加她的信心。沒多久她就要出院了。出院前,她的傷口幾乎沒啥大礙了。但她特別要請我吃飯,還要我帶我女友(現在是老婆)一起。其實我只不過就是盡一個實習醫師的責任罷了,不過盛情難卻。記得,她邀我和老婆到金山南街的「星辰西餐廳」用餐,當時只是實習生的我,還是第一次吃西餐耶,超土的。時光荏苒,這一別已經近27年,不知劉夫人一家可好?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夏一新身心精神科 的頭像
夏一新身心精神科

夏一新身心精神科診所

夏一新身心精神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