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412.jpg 昨日讀到一篇網友寫的文章,提到現代人因為有了網路,平板,和手機,兒孫輩都很忙,鮮少和自己的年邁的父母說話或聊天,同年齡者又大多搬到天堂去了。一旦老邁的父母少了談話的對象,他們只有靠電視陪,有時看到電視還在演,可是老人家卻早不知神遊到何方了。一旦談話對象少了,腦子就動得少,退化可能就會比較快,易得老人痴呆,也不想活得太久。這位網友的母親,在一次中風時,嘴巴歪了一邊,說話完全不清楚,整個眼神都渙散掉。醫生告訴他,一定要設法讓他母親說話,不讓她說話的話,她真的會從此不能說話,網友聽從醫師的建議,每天都天南地北地跟和他母親胡聊,真的讓患者完全恢復正常,不像中過風者。

看完這篇文章,讓我想起過世十年的父親,過世前我和她說話的故事,寫下來和大家分享,有空多和自己父母聊天說話。十年前,先父因病昏迷三個月,住在自己服務的醫院,昏迷指數三分,也就是拿針刺也不會有任何疼痛的反射知覺反應,更不用說大腦的聽覺知覺反應,和語言說話。因我在醫院工作,每天都要查房,每早查完自己的病人後,都會繞到他的病房,例行地和他說「我來看你啦 !」,「我是誰---- !」等等之類的話,老爸總是靜巧巧地躺地床上,没有任何反應。胸腔科醫師是我學弟,問我是否要幫我老爸作氣切,以便抽痰,免得感染,引發敗血。我握著老爸的手,暖暖的,很光滑,很舒服,就像他在我小時候,牽著我的手的感覺。我很不捨,心想氣切後,雖然抽痰方便,以後就再也不可能說話了,雖然他連痛覺反應都没了! 我想了一下,自己是醫師,當下就回絕學弟的建議,也没和家人商量。日子也就這樣一天天在醫院中度過。
不記得是那一天早上,查房後我也逛到老爸的病房,去探視他,他和先前一樣,平靜地躺在床上,外勞在一旁照顧著。我也沒什麼特別地對話,只是大聲地告訴他,我是「夏一新」,「我來看你啦!」老爸還是像三個月以來,一模一樣的反應,毫無動靜。當時不知何故,又大聲地問了他一句,「我是誰啊?」, 因為我覺得他聽不到我的問話 ,畢竟醫學上,連痛覺反射都沒有的深度昏迷病患,是絕對不可能有大腦皮質功能,如聽覺,甚至說話功能。可是萬萬想不到老爸當下竟然回答了我的話,他答話了,他真得答話了,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,因為這根本不可能,這根本違反醫學知識。深度昏迷的患者,怎麼可能再說話?完全不可能 ! 老爸在這世上的最後一句話,竟是我的名字,「夏……一……新」我當時真得被嚇儍了,之後再怎麼問他,喊他,他又恢復過去那樣的平靜,沒有再張口說話。有人說那是迴光返照,不過我老爸之後,又再撐了三個月才過世。每每想到那天早上的畫面,我的淚水都會止不住的流下來,心則如刀割般的難受,或許弟弟們心裡可能會覺得不平,但對我而言,老爸生前最後的一句話,是對我難以承受的愛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夏一新身心精神科 的頭像
夏一新身心精神科

夏一新身心精神科診所

夏一新身心精神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